复仇的圣拳(蓝拳)

发布时间:2019-10-21 14:02|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人浏览

复仇的圣拳(蓝拳)……

  本人蓝拳24级时被盗空--所以没有继续了(TMD,盗就盗吧,复活B都给用光),无聊来写一下,我连技能也不是怎么清楚,写错一些难免哦。(偶是写无名的,关于无名4,我在和我社团的人合力动画化,期待吧,邪笑ing)

  “呀!”一个拳头,有力的准确的击打在僵尸王的头部,绿色的粘稠液体飞溅到我的手臂上,雪白色的臂铠多了一层绿色的液体,我厌恶的甩了一下双手,看着倒在地上的僵尸王,我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这片寂静的森林。

  歌兰蒂斯导师看着我染着鲜血和粘液的双手,莫名的叹了一口气,随之她的双目又注视着我,我身子微微前倾,两手无力的下垂,流海遮住双眼,身上还沾着一些牛头人的血液以及僵尸那恶心的液体。

  导师有仰头望着天穹,双目紧闭,双手握在一起,做出祈祷的姿势,忽然她身下的白玉石金边十字架窜出两丝冰蓝色美丽的光芒,环绕在我的周围,它在我身边旋转,从头到脚,我身上的污垢在它的洗礼下完全消失了,然后,它附着在我的双手上。

  “艾伦。”导师呼唤我的名字,但我没有反应。“你已经转职成为蓝拳圣使,我希望你仍然对抗邪恶。。。。。。”

  “导师。”我无理的打断她的话语,她的双目显现出一丝愠色,但很快便如暴晒在阳光下的雪花般逝去。“下一个要杀死的魔物,在哪。”她的愠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她的双唇微启,但没说话,半响,她纤细的手指向西海岸。“你去找莎兰吧。。。。。。”我转身,静静的隐与人群中。

  我走出赫顿玛尔,来到西海岸,这里的人相对赫顿玛尔比较少,我向魔法师公会走去,无意瞥见一直营业的罗莉安的首饰店今天却关了门,我没有在意继续向魔法师公会的方向走去,胸前的十字架晃动着,发出“叮当”的响声,与我擦肩而过的那名狂战左臂上的铁链发出的声音一样,他快步走到莎兰前面匆匆地说了几句话便转身离去,还是与我擦肩而过。

  我没有在意那个狂战士,狂战士在我眼中就像一个嗜血的疯子一样,想到这里我不禁一惊,嗜血。。。。。。我想起了以前死于我的拳头与身后那把从未更换过的旧战斧之下的生物,我依稀记得,那个牛头兵,被我一拳直接砸到太阳穴,然后,我舔了舔拳上的鲜血,我没有在想,摇晃了一下脑袋,直起身子,走到莎兰的面前:“莎兰会长。”我在她这里接受过收集修补魔法阵材料的任务,自然也和她比较熟悉。

  这名年轻美貌的暗精灵的双目注视着我:“冒险家,你是来接受新任务的吧,歌兰蒂斯已经通知我了。”莎兰轻声说。我“哦。”了一声,说:“那么请您快点交给我任务。”

  莎兰看着我的眼睛,愣了一下,半响,她说道:“你还记得上次叫你收集材料修补魔法阵吧”我点点头。“不知为什么,魔法阵又出现了龟裂,我想应该是天空城的人偶师的缘故。。。。。。”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清理掉他们。”莎兰的话还未说完,我便转过身,离去,只要知道目标,就足够了。

  。。。。。。

  我的拳头如暴雨般落下,卢卡斯被击倒在地,地下城55端版本sf,没有等它再次起身,我便抓起它的钢叉,直直的插入它的胸膛,穿透那颗跳动的心脏,热热的鲜血渐到我的脸上,我抬起头,继续向上一层前进。

  刚刚进入人偶玄关,一座座死灰色的人形雕像映入我的眼帘,我看着他们,神枪手,鬼剑士,圣职者,格斗家,还有法师,他们只是一堆石头,我这样想着,挥舞着战斧,挥动着不知沾过多少鲜血的双手,两座雕像碎成普通的石块,但就当我打到一个格斗家的石像时,我愣住了,是鲜血,石像的血,忽然,“她”动了,一个拳头无误的落在我的额头上,就如一块从高山之巅落下的拳头大的石块砸在额头般的疼痛,自然,我的鲜血也从那里涌出,遮挡了我的视线。“雷吉娜。”脑中跳过这三个字,是一个人的名字,但只有一瞬间,因为我感到疼痛,我感到一阵风,我感到了死亡的逼近,一拳,“她”的拳头与我的拳头相撞,两个拳头没有太大的不同,我带着臂铠的拳头犹如石块,“她”的拳头也是石块,只是我的拳头冒着冰蓝色的光芒。

  我击碎了“她”的手臂,那手臂还是和石头一样碎掉,但却莫名的溅了我一身的鲜血,滚烫滚烫的,“她”的脑袋也在同时得到与“她”的结果,化为了碎石。

  我感觉,此刻的我与狂战士没有太大区别,只有他是红色的眼睛和手,而我的眼睛还是那样,深褐色的,拳头,还是冒着蓝光。

  “雷吉娜。。。。。。”

  十年前,当我第一次步入教堂,第一次对着那无比神圣庄严的神祈祷,发誓时,也是我看见她来到教堂为她的父母和她只有十岁的弟弟送葬。。。。。。

  当时我只有十二岁,她的样子好像比我大两,三岁左右,于是,我对着捂着脸哭泣的她,叫了一声:姐姐。她的双手放了下去,泪盈盈的双目直直盯着我,脸颊的两道泪痕看上去十分美丽,闪耀着光,被教堂的七色玻璃中的蓝色照射出蓝色的光,于是,我无意义般的喜欢上了蓝色的光芒。

  我听了她的故事,我做了一个圣职者,即便我只有十二岁,就像她在六岁时开始格斗训练,我想要丢弃我的父母在天堂为我感到自豪,就像她也要父母为她感到骄傲。

  我接受训练,只学习了一年,导师说我有格斗的天赋,推荐我转职成蓝拳圣使,我望了望在一旁笑着的她,问道:“就像她那样吗?”导师愣了一下:“大致上差不多吧,但蓝拳圣使是为了对抗邪恶而挥动那双拳头。。。。。。”下面的话我没有继续听着,和她一样,我就满足了。(说到这里,我想大喊一声:地下城何时出男性格斗家啊!!!!!)

  我为了转职成为蓝拳圣使,不断的努力,她陪着我,我只能挥动双手和巨斧,攻击魔物,她却可以时而踢腿时而勾拳,甚至使用念气攻击远处的敌人,每当我看到这里,我便很激动,轻快的步伐,优美却又致命的攻击。。。。。。

  我看见她,我便会欢笑,我看见她,我战斗后的疲惫就会消失。只要我看见她,我总觉的,我就没有不快乐,我就没有悲伤,直到那一次,我看见她,我哭了,哭得很伤心,因为她身下的血越来越多,因为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她的身体在我的怀里失去温暖,因为她在我的眼中被送进那装着可怕的白玫瑰的石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