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林dnf》:心情文学鉴赏(孔乙己版)

发布时间:2019-07-11 22:02|内容来源:网络整理|人浏览

心情文学鉴赏(孔乙己版)……

  索西雅的酒馆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门口的玻璃门上几个用红油漆喷的大字,DNF私服dnf70级私服,30平米的一楼摆放着三两个排骨凳,二楼几张床和几个小橱柜,柜里面预备着各种雨衣,可以随时供怕下雨淋湿的客人选用。那些漫游枪手、元素师、驱魔师勇闯地下城挨了打,每每花50G,买一个钟的时间,--这是韩服的事了,现在国服每个钟要涨到80G,——靠小厅的排骨凳坐着,慢慢地享受按摩;倘肯多花70G,便可以买几个三两三的杯子,到二楼趴着小床享受拔罐的乐趣;如果出到200G,那就能把二楼的窗帘拉上...但这些英雄,多是寒酸,平时连修理费都要跟林纳斯讨价还价,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那些副本暴力男,爬上二楼的小床,大手甩出200G,要一个钟的时间,慢慢地拉上窗帘...

  我从十二级起,便在索西雅的店里打工,索西雅说,笑容不够媚,怕侍候不了那些勇士,就先观察一个月再说。那些副本暴力男,即便容易侍候,但翻来覆去把床弄跨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在楼下调侃半小时,看过我们店的钟和他们的手表是否对得准,然后才上楼,在这兼督下,想偷懒也很难。所以过了几天,索西雅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赛丽亚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在一楼做事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在一楼做事。即便没惹什么口角,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索西雅是一副凶脸孔,没有好脾气;只有鬼泣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鬼泣是唯一要求站着按摩的勇士。鬼泣一直都是鬼手一族里的精英勇士。在鬼泣达到18级后,为向酒馆里的索西雅展示自己深沉昏暗的沧桑男人的一面,他毅然选择了有“背景”的鬼泣这个职业。在赖皮的魔法阵的庇佑下,鬼泣一次又一次地从格兰之森偷取蓝色及紫色武器,然后拿到诺顿公司去换点G来店消费。鬼泣一到店,所有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鬼泣,你肋骨又少一根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包钟一小时”便排出200G。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火女的内衣了!"鬼泣满脸通红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扯火女的内衣,背扣都不给解扯着就跑。”鬼泣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我没有……我没有扯火女的-…我扯的是冰女的!”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差一点,太紧,死结”,什么“从侧面更容易脱扣”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拥有诡异阵法的鬼泣曾经拥有过一把传承太刀,但因他太过贪心,终究在凯丽处点+13爆了;于是在小摊买把45G的太刀,弄到小副本都刷不了了。幸而习得几套好阵法,又会一闪这个BUG技能,带带新人、刷点猫妖的骨粉,勉强混点修理费。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带新手刷副本带不到两张图,便自拔网线,连人带G一起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带刷副本的新手也没有了。鬼泣没有G不敢来我店里,便免不了偷偷火女冰女内衣的事了。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即便有时没有现钱,暂时记在床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床板上拭去了鬼泣的名字。